關注微信
小程序

全國會快報:國產高插強勢崛起,插秧機行業巨變將至!

作者:農機通 牛家通 本站發布時間:2020年11月15日 收藏

  每年的全國會,插秧機都是熱點。如果把插秧機看做是自帶動力的農機具的話,那么該類產品是國內**大的農機具品類,不但產值**高,而且從業者眾多且不乏重量級的企業,久保田、洋馬等大品牌的展位更是備受關注。

  筆者連續十四年參加全國會,每年都會有關于插秧機行業的通訊報道,2019年筆者曾撰文《久保田難撼動,國產大牌增多,插秧機行業醞釀巨變!》,時隔一年,今年的題目則變成《國產強勢崛起,插秧機行業巨變將至!》,那么通過全國會能透露出行業哪些重大變化呢?

  一、機會主義者退場,實力派登臺

  不可否認,今年全國會上參展的水稻插秧機企業同比大幅減少,筆者粗略估計了一下至少減少了15家,往年東北、山東、河北、河南的一些小企業沒有一家到場,但是久保田、洋馬、沃得、星月神等主流企業也沒有一家缺席,從他們的展位上我們還是能獲得很多驚喜的。

  展會上的表現一定程度上印證了行業的真實變化。據國家農機購置補貼系統數據顯示,1-10月份在補貼系統里有銷量的插秧機品牌有66家,這充分說明插秧機行業已經開始了洗牌,行業集中度也有一定的提高,有數據顯示水稻插秧機行業前10品牌占有率為78%,比去年同期提高了4個百分點。

  筆者認為退出去的是實力不濟的和機會主義者,留下來的要么是長期主義者,要么是實力派,但可喜的是有退出者也有進入者。

  筆者看到至少有3家陌生品牌,比如浙江有個叫玖順的新品牌,采取的是和星月神一樣的策略,從高速插秧機切入,高舉高打,當然我們更應該關注雷沃阿波斯第二次進入插秧機行業,并且也是從高速插秧機入手。

  插秧機行業早已度過了高速成長期,目前進入平臺期,后期行業的集中度會不斷提高,在這個階段敢進入行業的新品牌據筆者所知要么是綜合實力很強,要么是大品牌的主流配套商,來頭都不小。

  二、企業槍口 一致對準智能化新賽道

  如果說今年全國會上插秧機行業**大的亮點是什么,我想很多人會說是智能化。

  筆者發現參展的十幾家插秧機品牌,幾乎無一例外的展出了搭載自動導航、輔助駕駛,甚至無人駕駛系統的機型,國產品牌江蘇沃得、星月神都是展出了3臺輔助駕駛和無人駕駛的插秧機。

  尤其值得關注的是久保田NW8SA型高速插秧機,這是一臺純進口產品,是一臺真正意義上的無人駕駛插秧機。

  筆者在現場近距離觀察了這臺神機,車身前后左右一共有8顆攝像頭,前進倒退和左右轉向實時回轉到中央處理器,插秧機的大腦可以自行進行作業路徑規劃、自動駕駛、自主作業,遇到障礙物或突發情況可以自行處理,在這個意義上,想開發無人駕駛插秧機的企業真的應該向久保田學習,搞出一款真正的無人駕駛的智能機出來,而不是炒作概念。

  據行業專家講,國產品牌經過十幾年時間的消化吸收,目前基本上掌握了插秧機制造的核心技術,產品技術水平與久保田、洋馬在國內的產品保持同步,由于技術上沒有企業能夠突破,所以當下同質化競爭非常激烈,差異化發展勢在必行。

  基于北斗終端應用技術的自動導航和輔助駕駛是一個比較好的方向,如果能搶先一步,國產品牌極有可能搶到差異化突圍的新賽道,但可惜的是有這種想法的不是一家兩家,而幾乎是全行業的共識。

  所以可以預見的將來,無論是日系品牌,抑或是國產品牌,大家都寄希望于智能化,但這又恰恰會引發新一輪的更加惡性的同質化競爭,但是競爭畢竟無法避免,企業所要做的就是不斷的創新,并且比拼的是創新的速度和效率,在未來的插秧機行業的新賽道上,只有跑的**快的才能勝出,所以小編只能在后面大聲的喊“奔跑吧,兄弟!”。

  三、國產仰攻高速插,日系錘煉打磨手扶機

  與往年相比,本屆展會上非常明顯的變化就是乘坐式高速插秧機的占比在增加,但令人不解的是似乎日本久保田和洋馬今年格外重視手扶插秧機,而國產品牌則集體轉向高速插秧機。

  今年展出插秧機的十幾家國產品牌全部都有高速插秧機,新進入者和“二進宮”的雷沃阿波斯等都是展出了高速插秧機,如果說2017年-2019年一些國產品牌展出高插是樣機或概念機的話,今年展出的則是實實在在的在市場上形成批量銷售或即將上市的商品機。

  這從今年農機購置補貼系統里也能得到證實。2020年1-10月份國內共銷售了約6萬臺插秧機,與2019年全年持平,而銷售額則從19.6億元增加到24.3億元。

  數量持平而銷售額大幅增加,只能說明是手扶機和乘坐式高速機的比例結構變化了,高速機銷量增加主要的貢獻者是星月神和沃得等國產品牌。

  本次展會上非常值得關注的是久保田的手扶插秧機。本次展會上久保田展出了2代4款手扶插秧機,其中SPW系列的2ZS-4(SPW-48C)和2ZS-6(SPW-68C)是大家熟悉的老款產品,而KW系列則是升級換低的新產品,分別是4行機KW4和6行機KW6型,兩款產品在動力性、適應性、耐久性、效率上都有很大的提升。

  比如KW6配備5.7馬力高功率發動機,比SPW-68C增加了1.2馬力,能實現3.47畝/小時作業效率,配備10L的油箱,比SPW-68C增加6L,有效減少加油停機的時間,可以滿足一天作業需要,作業更方便,此外還有加大車輪、可移動秧架、增加檔位數、加亮燈光等。

  可以看出來,經過一系列優化和升級之后的KW4和KW6,與2ZS-4(SPW-48C)和2ZS-6(SPW-68C)已經是完全不同的兩代產品了,在國產品牌一窩風的奔向高速插秧機的時候,久保田卻反其道而行的去錘煉和打磨被國產“棄之如敝履”的手扶插秧機,這背后的道理值得國產品牌去深思。

  四、久保田系浮出水面,2021競爭白熱化

  “外行看熱鬧,行家看門道”,據現場一位插秧機行業資深專家介紹,目前國產插秧機的技術流派有久保田系、洋馬系、井關系、三菱系,但從今年展會上的展品看,久保田系成為主流,其它的技術流派則成為補充。

  據專家介紹,目前國產約有60家插秧機企業,幾乎全部走的是久保田技術路線,這與拖拉機行業80%品牌走的是福田系技術路線的道理是一樣的。

  那么為什么國產品牌集體選擇了久保田技術呢?據專家分析:一是久保田品牌影響力大,仿制久保田容易得到用戶的認可;二是久保田配套體系建全,走久保田路線的配件成本更低,更容易成功;三是久保田插秧機結構簡單,機電液一體化程度低,仿制更容易;四是久保田保有量大,服務和配件體系建全,仿制久保田可以減少或根本不用在配件和服務上的投入。

  大家都走的久保田道路,就預示著同質化的競爭。

  據專家預測,2021年國內的插秧機競爭將呈現白熱化,國產品牌對標的品牌全部是久保田,而聚焦的產品是高速插秧機,據說沃得和星月神2021年的備貨計劃都是7000臺,國產其它品牌加起來超過了10000臺,總共逼近20000臺,加上久保田和洋馬、井關三家2021年國內要生產出35000臺高速插秧機,而國內高插年需求量也就是25000臺左右,這多出的10000臺高插要如何消化?2021年的高速插秧機市場國產品牌在銷量上可能會第一次超越日系品牌,讓我們一起來迎接更猛烈的暴風雨吧!

分享到:
新聞來源地址: http://www.emlakd.com/
  • 游客
    發布于2020-11-15 23:17
    農機展去了很多插秧機廠家,但只展出了三款產品,細細品...
加載更多
中字无码亚洲日韩欧美_自拍欧美人类综合在线_自拍亚洲欧美在线成电影